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兰州解放日放羊娃为解放军带路排雷

时间:2019-08-21 15:52:3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兰州解放日:放羊娃为解放军带路排雷

为解放军带路排雷放羊娃成人民功臣

“65年前的今天,是我和4连剩下的几十名战士在古城岭上坚守的第二天,也就是现在这个时间,我的身上中了一枪。从那时算起,留在肚子里的子弹也65岁了。”8月22日中午,家住榆中县和平镇范家营村的胡兴国老人,讲述着65年前,离他家只有1000米处的那场战斗,那是1949年8月20日晚间至23日夜间一场60多小时的战斗,让这位独居老人的一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为给解放军带路,他和战士们三面被围,断水断粮,60多小时打退了敌人的数十次进攻,击毙击伤多名敌人。兰州解放后,中国人民解放军65军政治部给他寄来了感谢信,西北军政委员会授予他“人民功臣”荣誉称号。

放羊娃为解放军“排雷”

现年85岁的胡兴国家住榆中县和平镇范家营村5社,在村里没人不知晓他的大名。老人独住在这个村子里把头栋院子。这院新建的砖瓦房,是村里的住所。进入客厅,一幅“人民功臣永载史册”的题词光鲜明亮。刚吃过晌午饭的老人见有客人到来,便端来山里的特产——罐罐茶。为了向客人显示他老当益壮,老人专门打了一套的外家拳。

随后,老人向讲述了65年前的那场激战。

1949年8月20日,20岁的胡兴国,如同往常一样,在雷区外放羊。

“8月17日,我们这的情况就不对劲了,原来放羊的地方都让埋上地雷,雷场外面的国民党兵看见我来,就把我轰走,害怕我的羊把地雷踩响。”据老人回忆,当时,国民党兵抬着成筐的地雷,四处埋设。有些重要的地方,还用航空炸弹和地雷交错埋设,构成一个地雷阵。而在后面的高地上,国民党军也修筑了碉堡,挖了壕沟,架设了铁丝和电。

由于20日已经出现大战前的征兆,周围已经能听到稀稀落落的枪炮声,村子里的其他人都躲到了山沟里。胡兴国的爷爷和几个老人坚决不进山,要留下看家。

“我当时担心爷爷的安危,不想他出事,所以我赶上羊就往爷爷住的地方走。大概下午3点的时候,国民党的部队开始向村里打枪打炮,我就更急了。”胡兴国说,好不容易等到了天麻麻黑,他立即偷偷从躲藏的山沟里跑出来,正当他走到村子边上的大树底下时,忽然听见有人喊。四处张望后,他看见两名解放军战士蹲在树上,其中一名战士拿着机枪,枪上的支架还在晃悠。当两名战士询问他是否是本地人,能不能和他去一趟前沿指挥所时,他没多想就答应了两名战士的请求

“我把羊圈在一个水泉洞里,拔了一捆草,丢给羊,我就和他们走了。”胡兴国说,到了前沿指挥所他才发现,指挥所就设在国民党军的那个碉堡中。一名解放军干部问他知不知道地图上的地方是哪?又问他知不知道国民党的雷区在哪?

“知道!这里叫古城岭。我放羊的时候,看见他们埋过雷,他们还让我把羊赶远些……”胡兴国一一作答,并说明雷区里的雷种。听到胡兴国详细的解说,几名解放军逐一在地图上画出雷区范围,并逐一打上标识。

做完雷区标识后,解放军干部又询问他,能不能带一下路,胡兴国当即答应说:“那就走。”随后,他带着冲锋连就出发了。激战两天三夜

趁着夜色,冲锋连的战士跟着胡兴国,悄悄向山头道壕沟摸去。古城岭敌人阵地上的探照灯不时扫过来,一道光柱,将这个宁静的夜晚照得异常诡异。胡兴国走在队伍的前面,战士们紧跟在他身后,一行人穿行在敌人的雷阵中间,遇到有地雷的地方战士们就用小铲子,挖起一堆土作为标记。他们运动到了古城岭的北面,将这里作为进攻阵地,然后部队开始挖交通壕,接连挖了三条交通壕,逼近到敌人的铁丝前时,天已经开始放亮,敌人发现了他们。

面对着成群结队冲上来的敌人,连长一边还击,一边问他是否会用枪,胡兴国摇摇头表示不会。“刀会用吗?”连长又问他,胡兴国立即说:“会用!”随即,连长就将自己缴获的战刀递给了胡兴国。

惨烈的肉搏战开始了,一个膀大腰圆的国民党兵,提着大刀向胡兴国冲了过来。“那个大个子,身体结实,感觉不好对付,我在战壕上面和他游斗起来。但是一过招才知道,他看上去非常凶猛,但就会那两下。胡兴国信心大增,几个回合下来,围杀他的敌人都纷纷败退。

打退敌人的次进攻后,大家抓紧时间休整,并捡拾敌人的武器。而敌人也更加凶残了,多次攻到了前沿阵地,胡兴国手持战刀,又砍翻了几个敌人。从早上到下午三四点钟,他们一共打退了敌人的11次进攻。

到了下午5点钟,后续部队上来了。但胡兴国他们还不能退下去,因为他们熟悉战场情况,冲锋连的任务也没有彻底完成。在后续部队的掩护下,冲锋连继续向前推进,21日天黑后他们突破了敌人的道铁丝,并向阵地纵深挺进。这时,他们遇到十多个小时以来的困难。敌人在壕沟中插入了尖木桩,两侧碉堡中的机枪构成了交叉火力,连长组织战士多次发动攻击,但是都被敌人打了下来,战士伤亡很大。有些战士,甚至跳进壕沟进攻,但都没有成功。

一整天时间过去了,进攻没有多少进展,到了晚上,连长组织战士们挖壕沟,准备以壕沟破壕沟。果然这个方法很奏效,战士们挖壕沟穿过了敌人的壕沟,然后顺着山坡挖到了敌人碉堡的背后。就在炸敌人碉堡的时候,从碉堡中扔出了一颗手榴弹在连长身边爆炸,连长牺牲了。直到现在,胡兴国都不知道连长的名字。

随后,指导员带领战士们继续攻击,直到占领了敌人的第二道壕沟。

在第二道壕沟又坚守了一天一夜后,23日夜晚了,前后方的联系才打通,后续部队终于上来了。“后续部队上来,4连才撤下阵地,往山下走的时候,我数了一下,只剩下28个人,包括我在内各个都带伤。我已经记不清楚在这两天三夜,我杀了多少个敌人,后来指导员对我说,我杀敌人数多,会立大功。”胡兴国回忆说。

子弹在肚子里留了65年

在老人即将结束讲述时,他抬起胳膊肘,在老人胳膊肘上,有敌人留下的枪伤,当时还没牺牲的连长,给他做了包扎。他的左手上更是伤痕累累,老人打趣地说:“四九年的今天,阵地上就剩下几十个人了,和敌人争夺交通壕的时候,我的身上被打了一枪,子弹到现在还在肚子里留着,要算年龄的话,肚子里的子弹也是65的老汉了。”说完,老人哈哈大笑起来。

全国解放后,胡兴国家意外收到了一封信,这是65军政治部给他父亲胡海清写来的感谢信。信中说,胡兴国给解放军带路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为兰州解放作出了贡献。信的末尾说,由于国民党抢劫粮草,各地十室九空,胡兴国生活遇到困难时,就拿这封信找当地政府,请求他们给予适当的帮助。多年来,胡兴国总是默默地生活在当年战士们牺牲的土地上,他的住所距离当年的战场只有1000米,老人总是在闲暇时,去当年的阵地祭拜4连牺牲的英魂。

直至1994年,胡兴国老人才拿着奖章和信找了民政局,面对老人的到来,民政局非常吃惊,询问他的生活状况,并送上每月500元生活补助金。在老人家中,有一幅翻拍的照片,以胡兴国血战古城岭为内容创作的画,他挥舞着战刀冲杀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

65年时光如梭,硝烟散尽后,他依旧过着质朴的生活,朴实而平淡。老人说:“回来的28人,都是幸运者,我每天都在享受着党带给我的香甜果实,为解放军带路,是我这辈子做得正确的事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哪种纸尿裤吸收快
儿童中暑的症状
宝宝营养不良怎么办
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