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韋樂平全球電信業轉型的得失及國內特色

时间:2019-05-03 12:35:0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摘要: 對于電信運營業而言,轉型既是世界性的大趨勢,也是長遠生存和發展的內在要求和出路,少要涉及3個方面或領域的同步轉型。首先是絡轉型,這是電信企業轉型的基礎和先導;其次是后臺/IT系統的轉型,這是電信企業轉型的業務和商務保障,也是常常容易被忽略的部分;也是重要的是商務和業務轉型,包括各種業務傳遞方法、與合作伙伴協作和服務客戶的新方法等等。

世界即将进入21世纪的第十个年头,在本世纪初开始的全球一系列电信业的转型工程究竟进展如何,取得了怎样的成果,有何值得吸取的教训,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电信业转型需要同步

百年未遇的深刻变化正在极大地动摇长期以来传统电信业赖以生存的基础,包括技术模式、发展模式、商务模式、运营模式乃至体制、机制、人才和文化等各个层面。电信运营商开始纷纷从不同的角度高调提出各种转型计划。其中比较着名的是英国电信的21世纪络(21CN)计划、美国Verizon的FiOS、 ATT的光速计划、日本NTT的FTTH计划、法国电信的转型计划NExT、澳大利亚电讯的IT计划等等。

对于电信运营业而言,转型既是世界性的大趋势,也是长远生存和发展的内在要求和出路,至少要涉及3个方面或领域的同步转型。首先是络转型,这是电信企业转型的基础和先导;其次是后台/IT系统的转型,这是电信企业转型的业务和商务保障,也是往往容易被忽略的部份;也是重要的是商务和业务转型,包括各种业务传递方法、与合作伙伴协作和服务客户的新方法等等。

就制造业的转型看,是有不少成功的案例的。例如IBM从主机制造商成功地转型为IT业务服务商,苹果从一个二流的计算机制造商转型为时尚精品消费电子产品和内容服务商等。

对于电信业,特别是电信运营业的转型而言,还没有完全成功的案例,都在摸索当中。目前大家已经认识到转型不仅是技术问题,少要触及络、后台/IT系统、商务和业务3个方面或领域的同步转型。终究的挑战则是拿什么来替代日益减少的传统核心电信业务并能维持适度增长。

——络转型。电信业转型的一个重要驱动力是向以IP为核心的下一代络转型,涉及络的各个方面和层面,整体假想是用分布式的、软件驱动的扁平化架构来替代现有的复杂的多层络架构。就核心而言,关键技术是IMS,目标是建设成一个利用单一的业务架构,服务于各种不同接入的统一核心和主要是 Web基础的应用平台所构成的下一代络。这里主要的争议点是业务驱动还是络驱动,显然,仅仅斟酌络驱动所带来的有限运营本钱节省,而没有带来新业务收入的建方式很难行得通。简言之,业务驱动将是络转型考虑的中心,这是迄今为止基本达成的业界共鸣。

——后台/IT系统的转型。如同络侧的转型一样,后台/IT系统的转型不仅触及系统功能的改进,而且需要引入一个完整的、更加分布和灵活的新架构,支持新一代的业务和商务模型,这方面一个公认的架构是面向服务的体系架构(SOA)。这是一种粗粒度、松耦合的服务架构,服务之间通过在商务处理层上的简单、精确定义的开放接口进行通信,不触及底层编程接口和通信模型。可以更迅速、更灵活地部署业务。然而,怎样从现有的大量后台系统转向一个全新的SOA架构是一个困难而头痛的事情。

——商务模式转型。的挑战是怎样重新正确定位运营商在发展变化的价值链中的位置。诸如怎样处理与第三方的合作关系?转型走多远?初期大家的焦点集中在消费类用户,主要靠自行开发新业务来增加用户的ARPU,而目前更流行的商务模式是在复杂的价值链中扮演中间人角色,即运营商不再垄断与用户之间的关系,而是使自己的络和IT系统更加适应多重角色。运营商除了提供自己开发的业务外,有时候他们仅仅是销售渠道,有时候仅仅为其他运营商或业务提供商提供支撑服务,诸如计费、收费、内容打包、广告等等。考虑到单个这些服务的收入也许不是很大,但是却构成了所谓长尾理论的基础元素。还有不少运营商已开始提供自己的开发工具,诸如Verizon的ODI、BT的Web21CSDK/Rib-bit、ATT的devCentral等,供第三方通过自己的络向用户提供业务。

上述思路符合当前业界时兴的所谓“双面商务模式”的理念,即运营商除继续从自己掌握的终端用户处得到收入外,应该建设新的业务平台和开发环境,利用自己掌握的宝贵用户信息,与产业链上的其他人,包括软件开发商、业务零售商、广告商、内容具有者乃至其他运营商合作,进一步拓宽业务收入的领域和范围,驱动新的增长。而且,大型运营商并不一定需要充当价值链的主导者或革新者,但是需要充分了解并扮演好在价值链中的角色并获得自己应得的一份。当然,这类转型不单单需要新的技术、业务平台和开发环境,更需要极大的观念转变的决心。

[NextPage] 全球主流运营商转型得与失

综观全球各个电信运营商的转型计划,虽然或多或少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是多数其实不尽如人意。有的未能达到预期目标,有的已经压缩了计划,有的已改变了重点和方向,如此等等。下面重点分析3个具有代表性的公司的转型战略及其实施得失情况。

英国电信(BT)的21世纪络是2004年提出的转型计划,开始主要着力于络的转型,特别是TDM语音的快速退和IP化进程,计划5年投资 100亿英镑,建成一个电信级质量的端到端IP/MPLS。2008年来逐渐将重点从急忙部署络和IT新系统转向提供新业务,主要是下一代以太、批发宽带、新的开放创新平台和融合的宽带及语音业务等。2009年上半年批发宽带业务已经超过1000万家庭,21CN以太已经达到600个络节点。开放创新平台方面,BT关闭了自己开发的软件开发工具,改用了其收购的Ribbit公司的平台,使第三方乃至其他运营商更加容易利用BT的络来提供业务。这1举措反映了BT的业务开发战略的转变,即由自己为主逐渐转向专注提供开放的开发平台,让全球各种公司都来帮助开发业务。21CN将转向 21 Services,这1战略思想的转变带有极为深刻的转型新含义。

美国Verizon公司的战略转型也逐步由开始重视络技术而转向更清晰的定位,即由一个深深植根于电信的公司转变为全方位的娱乐和通信公司。开始其重点在核心和接入的光纤化,试图引入IMS控制并结合后台IT系统的改造,提供一个跨各种接入的公共业务传递环境。在后台系统的改造方面,计划在现有的各种系统之上建立一个调和层,包括业务捆绑、目录、Web和移动为基础的营业厅的管理工具等,再与IMS核心和业务引擎结合,共同建立一个络层与业务层分离的架构,以便灵活快速地提供新业务。在接入的光纤化方面,其步伐是比较激进的,着名的FiOS计划投资230亿美元,到2010年实施光纤到驻地计划。2008年已敷设1270万FTTPHP,计划2010年达到1800万FTTPHP。其中上用户700万,视频用户400万,下行业务速率 100Mb/s,上行业务速率15Mb/s,每年可以勤俭运维费10亿美元。

澳大利亚电讯Telstra的转型始于2005年,其特点是在计费和客户关系管理系统(CRM)方面。新建系统每天可以处理2亿多个络事件记录和 2000万个呼唤记录,能同时处理客户的所有业务,为客户提供真正的单一账单服务,而很多传统IT系统同一时间只能处理一个业务。Telstra转型的首要目标是摆脱现有的各种业务特定的烟囱式平台而建立一个统一的平台,从而更加有效和快速地向客户销售或交叉销售各种业务产品。如果说部署系统相当复杂的话,那么客户迁移将是更大的挑战。澳大利亚电讯这样一个不大的电信公司,为了迁移一个客户,涉及的数据信息来源于1200多个地方和14个不同的老系统。全部迁移工作实现了自动化,在12小时内使80万客户实现了向新CRM系统的平滑迁移。澳大利亚电讯已经有500多个老IT系统实现了退,在2010年年底将使1200个IT系统退。澳大利亚电讯成功的地方是几乎同步地开始络、IT和商务模式的转型,将不同的任务结合在一起,以一个统一的端到端的转型任务实行。

总体而言,在收入增幅有限,乃至核心电信业务快速下滑的前提下,除非有重大技术革新,ARPU下降无法抑制,一般性新业务作用有限,局部亮点不影响全局,恶性价格战难以杜绝。电信业的整体转型已经成为没法避免的战略性抉择,而其中业务和服务转型是关键和驱动力,络技术转型是基础和先导,组织与人力资源的转型是保障,运营模式的转型是必须。而下一代的出现,为传统电信运营商提供了业务和技术转型的战略机遇和振兴的希望。

[NextPage] 中国电信转型获得阶段性成效

中国电信在2004年就在业界率先提出了明确的企业转型目标,即建设成为一个综合的信息服务提供商,转型工作主要集中在业务和服务转型、络技术转型、组织与人力资源的转型、运营模式的转型4个方面。经过4年多的努力,取得了阶段性成效。能在很大限度上显示转型业务变化的非话业务收入从2004年的 22%增加到2008年的45%。号码百事通和商务领航这两个转型业务也已取得阶段成果,开创了全新的业务领域。中国电信还在业内率先建立了聚焦客户的运营模式和运行机制,依照市场需求和客户特点来提供差异化服务。

在提出企业整体转型前,早在2001年中国电信实际上就开始了络技术领域的转型探索,在软交换、固智能化、CN2、综合业务平台、全球眼、 xPON、我的e家、号码百事通、IPTV、企信通、差异化宽带接入控制技术等领域都作出了重要贡献,有些在业界是的成果。诸如软交换、固智能化、CN2、综合业务平台、EPON的互操作等,已经处于业界主导者的地位,引领着全球的发展。特别是在世界上率先实现了大规模固定电路交换向IP的全面演进,创造性地解决了固新业务开发的难题,使得中国电信成为全球固行业罕有的一家收入、利润正增长的公司,还带动了整个电信行业产业结构的升级换代和技术转型。

然而,由于过去几年所处的十分困难的经营局面,中国电信在基础性关键技术方面的研究和探索力度较弱。另外,在业务产品开发方面,由于多方面的原因,有份量的成果不多。业务产品开发靠自己多,强调可管可控多,络环境开放性不足,发挥产业链的群体作用不够。总体看,中国电信在转型信息服务新领域所需要的体制、机制、人才和基因配合等方面还需要付出长期不懈的努力才行。

脑瘫的康复锻炼
药物能治好小儿癫痫吗
好的儿童脑瘫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