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丹枫红楼再梦之杏花诗社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4:15:4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百零六回:春风起黛玉病消,杏花开再起诗社    话说荣国府元宵佳节,老太君带领合府上下热热闹闹得欢庆了一回,直闹到四更时候,还是凤姐一个聋子放炮仗的笑话,大家方才散了。不知不觉间,你家请他家敬的,这酒竟吃出了正月来。  黛玉因着薛姨妈的一番话,心事有了着落,这病看看也一天好似一天的了。是日天气回暖,潇湘馆门外的湖水也冰消瓦解,那一树树杏花竟然迎风吐出花苞来,黛玉命紫鹃快些替自己梳洗,取了喜欢的那件蓝缎子夹袄,青石榴裙子,青缎子上绣着白海棠花的鞋,慢慢的出得门口,便欲去赏那杏花。倒是紫鹃体贴,一面疾忙地把猩红披风给黛玉披上,一面里唠叨着:“小姐别急,快些把这披风披上,病才刚好些,别又着了凉。”  黛玉知紫鹃是贴心,只好由着她给自己系披风带子,忍不住戳着她额头笑嗔道:“偏你多事,这天暖的很,我也就出去那么一会儿的功夫,怎么好就着了凉了呢。”  “小姐是千金万金的身子,娇贵着呢。”紫鹃也笑嘻嘻回道:“万一给风吹到了,回头二爷可又来找我们这些丫头算账了。”  “呸,你这小蹄子,越发的胆大了,看我不撕你的嘴……”  “我倒要看看,是谁在背后嚼舌头根子呢?”黛玉的话还没说完,便生生的被宝玉给打断了,因明知紫鹃刚才的话已经被宝玉听了去,羞得她满脸通红,不由得急急的走了几步,权做赏花去了。不想病才方好,真个没有气力,才刚走几步,就娇喘嘘嘘了,宝玉心心念念都在黛玉身上,倒忘了追究紫鹃,只急急地说道:“妹妹且慢些走吧,仔细跘着了……”  “哎呦呦,你们大家还不快来瞧瞧,几时爱哥哥这么心疼我们了,我便是小跑,也没见爱哥哥这么小心过呢,”湘云一边哈哈笑着,一边又去刮脸羞宝玉。  宝玉此时一双眼睛都在黛玉身上,直亲眼看着她坐在太师椅上,方才放下心来:“湘云妹妹、宝姐姐、琴妹妹、刑妹妹、香菱你们都来了,”一看众人结伴而来,直把个宝玉乐得个手舞足蹈。“紫鹃,今日林妹妹身体也大安了,潇湘馆这么热闹,少不得你去吩咐雪雁,索性把二姐姐、三妹妹、四妹妹、都请来,我们也好久没这样热闹了,今日杏花初绽,由我做东,我们刚好起个诗社,就叫做‘杏花诗社’你们说可好?”  “正是呢,”湘云一听又要起社,高兴得赶紧拍手道:“关了一整个冬天了,闷也要闷死了,爱哥哥当真好主意!我是个要报名的!”  宝钗一来见湘云兴致颇高,二则黛玉身体大好。也的确当庆贺的,于是也跟着说:“要起诗社,少了大嫂子和凤丫头这两个可不行,干脆差人把她们也一块请来罢。我们莺儿惯会沏红枣枸杞菊花茶的,等会教她沏来大家喝。我们每起诗社,宝玉都吵着要做东,今儿大家且别争,少不得就要他做这个东道了。”  “这有什么使不得的,回头我叫袭人多拿出几十两银子,也就够了,还有什么买不成的,茗烟,你骑我的快马,出城东去新开的那家糕饼铺子,捡上好的点心买些来,再把晴雯找来,叫她吩咐柳嫂子多多的弄些好菜,咱们各屋的饭食都用食盒盛了,全部送到潇湘馆来。现下咱们先别辜负了紫鹃沏的这壶香茶,我们一边品茶,一边作诗吧。”一听说又要起诗社,迎春和惜春两个虽然不怎么感兴趣,可也不好推辞,只好就来了,探春却很高兴,这许多天都只为那些账务杂事缚住手脚,倒也乐得清闲半日,所以赶脚就来了,循着笑声来到湖边:“我才说这几日里天气暖和些,正要出去走走,刚好雪雁就来了,是谁这么有兴致,又要‘咏春天啦?’”。  “这还能有谁,不是‘稻香老农’,自然就非‘怡红公子’莫属了。”湘云赶紧接话道。  “我当是谁请呢,今日既然是宝二爷的东道,大家少不得多吃些酒菜才好。”王熙凤人没来到,话却先来了。  “你们大家倒都瞧瞧,这可是我编排她,我每常就说,人有十个心眼,倒被凤丫头长了九个去,她倒生怕吃了亏,既然咱们今天是为了起诗社,少不得先叫她作一首诗才成!”“还不闭上你那不饶人的嘴巴,赶紧张罗才是,”王熙凤接口道:“我虽然不懂得‘湿’呀‘干’呀的,却晓得若负了这满园杏花,弟弟妹妹们可饶不得你。”     百零七回:王熙凤病里闻风凑趣,史枕霞诗兴大发    且说李纨一番话,说的众人都笑得前仰后合,但只见凤辣子不似往日,别人说一句,她倒有十句顶上去,而且脸色蜡黄,似有疾病在身的样子。  湘云自听说起社,早急得疯了,也无暇留心他事,再等不了许多,一个劲的催促着:“既然大嫂子和二嫂子都来了,我们还是快些开始吧,正如二嫂子说的,且不要辜负了林姐姐这园子里的杏花才好。”  “满园子的人,偏你是个急性子的,”黛玉闻言,掩口笑道:“今儿就由着你先来,大嫂子出个题目,还不教我们的诗人早些开始呢。”  “我先来就我先来,究竟谁怕了谁不成,”湘云哈哈笑道:“我先声明等会谁要是输了,可不许哭鼻子哟。”说完刮刮脸,故意气黛玉。  黛玉自然也不肯罢休,亦取笑道:“你们大家可都瞧见了她这个轻狂劲的,今儿这诗,若不罚她作个几十首,是断饶不得她的。”  “既然各位‘诗人’都已准备停当,那就休要絮烦,’”李纨趁空终于又开始发话了:“大约天气回暖,百花盛开都要从春天开始的,我就先拟个题目,名曰《寻春》吧,限一柱香时间,不拘格律韵,只拣立意新颖的为首,大家说可好?”    百零八回:林潇湘出口纠错,史枕霞低头讨罚    且说湘云这边才罢了笔,黛玉眼尖,一眼就看出来不妥,于是吵开来:“要死了,你们都看看,这枕霞想必是疯了,连贵妃娘娘都敢编排起来了。”  宝玉正忙着作诗,不知端底,于是寻根问道:“好妹妹你快告诉我,她这诗里到底写些什么呀?怎么竟扯上贵妃姐姐了呢?”  未等大家再看时,湘云已将诗稿撕个粉碎,还一叠声的向黛玉求饶:“好姐姐,你大人大量,今儿就饶了我吧,原是我错了,只想着立意要新,却全忘了忌讳了,实在该死,姐姐罚我一大盅酒,且亲自为你铺纸磨墨可好,只求姐姐万不能说出来,就是心疼妹妹了。”  黛玉原是心软的,又见着湘云急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全没有了昔日的活泼。竟吓得扭股肠似的一个劲的只拽着她的袖子求饶,兼且两个小孩子平日也不过是玩闹,有什么正经,谁多说一句谁少说一句也不是什么大事,还有什么饶不得的呢?  于是便给她个台阶下:“你刚才倒写的什么来着,怎么我们这里还没看清楚,就都撕了,这个不算,罚你再写五首才完呢。”一面又说:”我真个是几生修来的福气,也使得动妹妹替我研墨呢?”  李纨和凤姐两个一人专注在香脚高低,一人精神不济,别有所思,其余人心思本来全都在作诗上,自然也就不晓得湘云写些什么,况且原稿已毁,再无从找寻的。  凤姐强打精神,有气无力地笑道:“这样才好,你们小姐妹兄弟每天和和气气的,不知道省了老祖宗多少事呢?趁着今儿这天气好,难得你们这些‘诗翁’、‘诗仙’的聚在一处,我看倒还是少些啰嗦,集中精力作诗为是。可惜这些劳什子我又实在不通,这会子我也乏了,就不打扰大家的雅兴,我还是先去探望探望老祖宗去吧。”说完也不待大家回话,竟自扶着平儿走了。     百零九回:敏蘅芜诗意高涨,慧潇湘才思敏捷    这里且说凤姐刚说个走字,大家赶紧作揖相送,直待去的远了,这才回过头来各自去作诗。  话说李纨原是想让大家开心为主,更兼香菱初学作诗,生恐题目出的太难,扫了她的兴致;何况宝玉别个还行,总是在这临场扣题上输姐妹们一着,恐他无趣。故而放宽了题目,又不限韵,刚好供大家自由发挥。  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大家就各自交卷了。     七绝《寻春》蘅芜君    不知垂柳几时绿?  敢问杏花何时开?  欲笺借问春姑娘,  知汝何日始归来?    五绝《寻春》香菱    廊下访燕子,  空巢无所栖。  庭前垂柳树,  点点新绿意。    五绝《寻春》蕉下客    不怨冬去晚,  只怪春来迟。  微微风带露,  细细弄花枝。    七绝《寻春》潇湘妃子    炭湿炉冷锦被寒,  漏夜遥长白昼短。  还好一点东风至,  窗前雪下芳草尖。     五绝《寻春》怡红公子    访遍岸边柳,  春光何处寻。  池塘一夜里,  雪尽冰消尽。    “依我看,”李纨阅遍众人的卷子,便开言道:“众兄妹的诗里,蘅芜君立意新颖多些,潇湘妃子的诗虽然总是清冷的多,却也不失为一篇佳作,这轮推她们两个并列,大家可有什么异议吗?”一听说推黛玉的诗作为首,不待别人发话,宝玉赶紧拍手称快:“稻香老农的评审,我向来是敬服的,都依你便是了。”  李纨又道:“现下茶也品的差不多了,我们且叫下人们收拾收拾,派个人去看看柳嫂子厨房里做的怎么样了,吩咐人竟把饭菜摆在这里,大家边吃边作诗可好不好呢?”“大嫂子的安排,自然是极好的,且就这样定吧,雪雁,你就去厨房里催一下,看看饭菜得了没有。还要麻烦大嫂子,马上拟订下一个题目罢。”若是往常,黛玉是不惯待客的,但今天一来身体大好,二来主要还是因为薛姨妈提起要做媒的事,心下高兴。  三来黛玉虽然不喜张扬,却是作诗的,自己一个人闲来无事,还要吟咏一番,何况还能与大家较个长短。故此竟特别积极张罗起来。  “依我说,我们今天起社,原是为杏花而起,下一个题目,便为《咏杏花》,依然不限韵,但必七绝才能作数的,大家说可好?”  “就是《咏杏花》吧,”黛玉接着李纨的话说:“枕霞旧友,这次若是再混说,是断不能饶你的。定要罚你一大杯酒。”  “好,那我们就开始《咏杏花》。”众人都附和道。     七绝《咏杏花》蕉下客    借来缕缕唐宋风,  催绿株株池边柳。  含苞待放春杏花,  默默不语更娇羞。    七绝《咏杏花》蘅芜君    虽非东风枝,  素雅高洁当可诗。  薄施粉黛蛾眉扫,  兰心蕙质香满枝。     七绝《咏杏花》潇湘妃子    雪为罗裳玉为神,  香气自来不输人。  可怜东风今又至,  满地清泪怎无痕?     七绝《咏杏花》怡红公子    谁人移来广寒玉?  哪个植下一树香?  开颜一笑春风赏,  快摘千朵入香囊。    《咏杏花》香菱    春来花香人人羡,  夏日树下好乘凉。  秋结果子个个甘,  冬到落叶能御寒。     七绝《咏杏花》蕉下客    移步小园问杏花,  方知杏花已然芳。  晚风舞起千片雪,  纷纷扬扬满园香。    七绝《咏杏花》枕霞旧友    倦畏严冬实太长,  寒风刺骨费思量。  终有一日杏花放,  满庭清香浸心窗。    半柱“梦甜香”还未燃完,众人的诗便完了,李纨道:“据今天的诗作来看,首推潇湘妃子,其次是蘅芜君,再次蕉下客,香菱的诗也大有长进,怡红公子也还说得过去。大家看呢?”  此刻满桌酒菜,众人才动了几筷子。李纨话音刚落,湘云便个鼓起掌来:“我也赞成大嫂子的评判,潇湘妃子,恭喜你摘得魁首,今儿我可要敬你一杯酒,先干为敬,这酒不许不吃的哦。”  “好妹妹,我今儿便吃了你这杯酒,从今以后,我可记得给我铺纸磨墨的话呢。”黛玉边说边笑,湘云脸上一红,也陪着笑,满屋子不明所以的人也都跟着笑起来。   这一桌酒菜,直吃到申时方歇。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共 416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人遗精有那些临床症状?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昆明哪个专科医院治癫痫病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