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湘韵】红尘三里情未了(小说)_a

时间:2020-01-17 02:48:0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秋夜,凉风习习,月影朦胧。

我正在库房里面清点今天入库的货品,却突然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生奇怪,这偌大一个仓库里面,就我一个人,哪来的声音啊?一般晚上我库房的门是反锁了的,一是怕人进来乱拿东西,二是怕主管突然来查岗。主要是主管也是默许了的,晚上没有人来放物品,可以把门关上,我就借题发挥,趁机把门反锁上了,这样就算读点书、看看报、玩玩手机,也就不用担心被公司的头头撞见。所以我可以肯定这库房里不会再有人进来,那这奇怪的声音究竟来自哪儿?

我停止了手上的工作,静静地站在原地,我想听清楚这是什么声音。因为这库房里很静,虽然那声音很小,却听得特别清晰。顺着声音的方向,我慢慢地走过去……

一直快走到了库房的门口,我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库房的门口有两张桌子,一张是我用来放资料报表的,另一张桌子上面放了一部电话,几本文件夹,一个笔筒,笔筒里塞满了杂七杂八各种可用的和不可用的笔帽、笔芯、笔杆。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笔筒旁边那一本我一小时前看了一半的书 ,正在一页一页地自动翻篇!这是深秋的夜晚,外面风清月淡,我的窗户是关着的,办公桌头顶的吊扇我特意瞥了一眼,明明也是静止的啊!我揉了揉眼睛 ,以为出现了幻觉幻听!没有啊,书还在一页一页不紧不慢地跳动!我确信,这“窸窸窣窣”的声音正是来自这书页翻动发出的响声!

我一动不动地停在那儿,眼睛瞪得像铜铃,确切地说,是吓傻了,谁看到这一幕也淡定不下来啊!我脑子还算清醒,各种各样的镜头在脑海里闪烁,一本普通的书无缘无故在那个风平浪静地桌子上自动翻页,就是你再会安慰自己,这让人匪夷所思的一幕,想破脑袋也找不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啊,那的可能就是——遇见鬼了!想到这儿,我不由得毛骨悚然!好像整个库房里突然出现了许多张牙舞爪的白色影子,正冲着我狰狞地在笑。我的额头开始冒汗了,后背冰凉冰凉的,脑子嗡嗡作响,一片空白。想喊叫,似乎根本就叫不出来,腿也软绵绵的,就像一下子被人剔了骨骼,挑断了经脉。原本打算几步跨到门口,迅速解开门锁,冲出大门再说,现在根本就不可能,我的双腿像被人作了法似的,软绵绵的被钉在了那儿。

我也不知道自己愣在那儿站了多久。直到这种“窸窸窣窣”的声音消失了好一会儿,我才朝桌子的方向眯着眼窥视了一下:书已经没有动静了,端端正正地摆在桌子上的,我记得我以前差不多看了一半,现在那书竟然是合起来的,这也证明我之前所看到的,绝非幻听幻觉!

我定了定神,摇了摇头,晃了晃胳膊,嗯,还好,一切都在。又掐了掐腮帮子,感觉到了深深的疼,这也证明了自己还活着。确定一切风平浪静了,我壮着胆子慢慢地走向办公桌。我猛喝了几口白开水,先来补充一下刚才流失的那些汗水。出于好奇,我又战战兢兢地把那书翻了一遍,里面什么也没有。可是刚才那一幕怎么解释?不瞒大家说,我这办公桌的两个抽屉里,放了满满的两抽屉书,有些书看了一遍又看一遍,而且,我的桌子上面经常也会摆着一些没看完的书,也从来没像今天晚上看的这本,如此吓人,在那儿诡异地自动翻页。

我心有余悸,一直在想刚才发生的一切。不由的又随意地翻阅起这本有些发黄的书来,这是一本早些年出版的三毛的《梦里花落知多少》。从书的折痕来看,曾经被人多次阅读过;从成色来看,虽然比较旧,但是主人保管得很好。我昨天傍晚从后山捡到的时候,书的表面封了好几层透明薄膜,从这一点来看,说明书的主人很珍爱这本书,一定是一个喜欢读书的人。后山?我脑子里突然出现了昨天捡书那地儿的情景:为了追那只野兔,我被踩在脚下的这本书绊倒了,它就躺在后山的一个低洼处,旁边有一小土包,这低洼的高处,是一些用砖或条石砌成的坟茔。坟?莫非这书是……已亡人的?想到这儿,我打了一个寒战,浑身又渗出了冷汗!虽然我喜欢这本书,可是刚才那诡异的情形......这书无论如何是不能放在这儿了!我把不远处垃圾桶里的垃圾轻轻地拨开,把这本《梦里花落知多少》轻轻地放在了垃圾桶的下面,明天,它就会被送到焚烧炉里去了。

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一场梦魇才刚刚开始。

二 惊魂一梦

“木一兮,木一兮,收垃圾喽!”是清洁工老崔在楼下叫我。

老崔是我们厂的清洁工。他每天下午都会到工厂的各个单位去收集一次垃圾 ,然后分类整理,把不能再回收卖钱的,就当废品直接送到焚烧点去焚烧。因为我管理的是成品库房,公司有规定,一般的人是不允许随便进来的,为了防潮和搬运的需要,大多数工厂的成品库房都会设在二楼,我们工厂也一样。所以老崔每天下午大约四、五点的时候,就会推着一个大大的垃圾车站在一楼的空地上,冲着二楼我办公桌附近的窗户叫:“木一兮!木一兮!把垃圾送下来。”

我一边“哦哦”地应着老崔,一边去提我的垃圾桶。我提着垃圾桶刚走到库房门口,就听到“哎哟!哎哟!”楼下老崔叫了两声,声音听起来虽然不是很大,但给人的感觉极度痛苦。我丢下垃圾桶跑到了就近的窗户旁往下张望:只见老崔倒在了他的垃圾车旁,人蜷缩在那儿,没见动弹!“老崔!老崔!”我边喊边冲下楼梯……

老崔整个人扭曲成了一团,用手捂着肚子,在那儿痛苦地呻吟着,他的头上冒着豆大的汗珠!这人怎么突然就这样了?我打了120,然后通知了厂部医生。

厂医匆匆忙忙地跑过来了,他给老崔做着简单的“急救”。公司领导紧接着也来了,“他怎么了?”领导问医生。“可能是急性阑尾炎!”医生说。“那赶紧送医院!”“已经叫了救护车。”我连忙对领导说。

救护车闪着灯疾驰而来,载着老崔和厂医又风一样地离开了。

看着救护车远去,我心里也是莫名的感慨:这老崔前一刻还好好的,一转眼就病成了那样,哎,真是人有旦夕祸福啊!回到二楼,看到刚才情急之下,绊倒在门口的垃圾桶,我蹲下身去,把撒到地上的垃圾捡到了桶里,又把桶放回到原处,现在只有等明天新派的清洁工来回收了。

晚上回到集体宿舍,就听见邻床的都在纷纷议论:“我们厂里出什么事了,下午听见警报车在叫?”“是不是有人打架了,又见血了?”“别瞎猜,是收垃圾的老崔,突然发病了,救护车送医院去了。”我给了室友们一个权威的答案。“哦,这样啊。”大家应着,就再也没讨论这警报声的事情了。

躺在床上,我也觉得老崔的事情有些蹊跷,怎么那么巧,刚要来收我的垃圾,叫了我几声,人就倒下去了。垃圾?我又想到了垃圾桶底下的那本书来。收了垃圾,然后到焚烧炉?也就是说,老崔收走了我的垃圾,那本书也就会一同随垃圾进焚烧炉?这倒像是谁在暗地里保护那本书似的。我笑了笑,也许是被昨晚那一幕吓怕了,现在竟变得胡思乱想起来。我下意识地深深地闭了闭眼睛,是在暗示自己:别乱想了,不早了,赶紧睡觉,我已经听到了上铺的呼噜声了。

我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大概是睡到了半夜,突然听到有一个女生在叫我:“木一兮,木一兮,你醒醒……”声音低沉、轻柔,像来自深邃的地心,又像就在我耳际。我被这叫声惊醒了,睡眼惺忪地睁开了眼睛,你猜我看到了什么?透过窗户投射进来的几丝淡淡的慵懒的路灯光线,我看到了我的床前竟站着一个长发的女子!我吓得正要叫出声来,只见那女子挥了挥衣袖,我张着的嘴竟然说不出话来!我又打算坐起来,没想到竟在顷刻间之间,像被人断了经脉,四肢瘫软,浑身无力。我又急又怕,脸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却只能干瞪眼,动弹不得。

“木一兮,你别害怕,我叫莞尔,我是来求你一件事情的。”女孩的声音极轻,“为了不惊醒到你的同事,我让你暂时不能说话,我说的话你只管听就是了。”女孩的声音依然轻柔,“你放心,这屋里其他人是听不见我说话的。”她又补充道。

由于受到了这突然的惊吓,一阵强烈的恐惧之后,我反而静了下来。既然你都可以控制到不让说话,你要我的命还不是易如反掌?反正就小命一条,要杀要剐任由你小妖处理就是了。

“你可以叫我莞尔,如果不是情况紧急,我不会这么贸然地在这样的场合下来找你,我知道你一定受到了惊吓,一定在心里骂我小妖小鬼。”莞尔停顿了一下,好吧,她说她叫莞尔,那我姑且就当她是莞尔吧。我感觉她停顿这一下似乎是在看我,甚至微微地笑了一下,那笑一定是因为惊吓了我,充满了对我的歉意吧!路灯微微的光线是从她背后散落进来的,我依稀可以看见一个女子皎好的身影。我看不清她的脸,她脸上的表情,也许如传说中的鬼怪那样,面目可憎、红眉獠牙,两个眼角正滴着鲜血!

“你捡到的那本《梦里花落知多少》是我的,”她终于说到了主题,提到了那本一直让我忐忑不安的书!

“我恳请你不要把那本书烧了,它对我来说很重要。”

“难道老崔突然犯病,就是你在阻止他不要回收那桶放有你书的垃圾?”我在心里想。

“没错,那清洁工的病是我在无奈之下让他发作的。”

天啊,我心里想什么她都知道!

“不过你放心,我绝不会加害那个老崔的,他的‘阑尾炎’本来就存在的,只不过是这病提前发作了,早发作早治疗,这对他也许是一件好事情。”

“哼,真是个能言巧辩的小妖,把人都送上了救护车,还在这儿假装好人。”我在心里不以为然的讽刺她。

“我知道你在骂我小妖,不管你怎么看我,不管你信不信,我绝无害人之心,也从来没有害过人。”她说得很诚恳。

不得了了,她又看穿了我的心。这真是个懂得“读心术”法力通天的妖怪!我现在不但不能说,甚至在心里想什么她都一清二楚!

“好吧,你说是你的书,算我倒霉,捡到了一本破书,惹来了一个妖怪,我天一亮就把那本书还回去,哪儿捡到的放哪儿去!”我在心里没好气地想。

“不准你说那是破书!”她声音提高了八度,我感觉到了她的满脸怒气。“还有,书你也不能还回去,先保管在你这儿,我还会去找你的。”

说完这句,一道白影一闪,人就不见了。不,应该说妖就不见了,鬼就不见了。

“鬼啊!鬼啊!”我突然在床上大叫起来。奇怪,我明明之前清晰地记得我的喉咙就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嘴巴张得老大,想说话却说不出来,现在竟喊了出来!

莫非刚才是一场梦?!

不过这叫声倒是真的,把整屋子的人都弄醒了。

“我看你才是一个鬼,三更半夜的叫什么啊叫,还让不让人睡啊?”脾气不好的室友就骂开了。

“算了算了,大家快睡吧,也许人家真的做恶梦了。”我的上铺打着圆场。

大家在抱怨声中、骂骂咧咧中,又渐次鼾声四起。

我看了看表,凌晨三点。传说鬼一般都是在夜间出没的,他们一定要赶在凌晨三点半之前回去,要不然碰上卖早菜的、赶早市的就麻烦了。传说经常走夜路的人,他们会去找阴阳先生画一道符,或讨几句咒语,这些东西,能驱鬼避邪,甚至厉害的,还会让鬼“魂飞魄散”!这些我都是小时候听奶奶或乡里那些辈分极高的老人说的。我不知道现在心里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了,总之,想起那个自称叫“莞尔”的女鬼临走时扔下的那句“还会来找我的”的话,我哪儿还有什么瞌睡!

如果说刚才那梦是假的,那本书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啊! 她怎么知道我叫木一兮,又怎么知道老崔去医院的事情?想到这些,我心里充满了莫名的恐惧,真不知道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

三 逃亡的木一兮

两年前的一天,我来到了这家化工厂,当时应聘的有十几个年轻人。招工的 穿着细长的高跟鞋,一身职业装,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了招工厅。应聘的人早已恭恭敬敬地坐在那儿等候这位决定自己去留的“女神”了。

“女神”旁边跟着一位男保安。在“女神”的示意下,保安开始给每一位应聘者发放了一份“应聘简历表”。我浏览了一下应聘表,然后就“刷刷”地填开了,在填写“应聘职业意向”一栏中,我略微思索了一下,写下了“随便”两个字。

“女神”依次念着手里刚刚收起来的一叠填好了的应聘书上的名字。念到一个,就站起来,然后走到“女神”的“考桌”前面。询问、核对证件,“女神”的目光老道而犀利,看样子是一个职业招聘师。合格了的,“女神”就会说:“好,明天可以来上班了。”应聘者紧张的脸上立马就堆满了如释重负的笑容。“对不起,我们这儿没有适合你的职位。”对不合格的人,“女神”就是这句委婉的话。看着落聘者满脸的愕然和失望,“真的对不起!”“女神”就会补上这一句,说得温文尔雅,并附加地赠送一个歉意的微笑。

“木一兮!”终于叫到我了。

“你真的叫木一兮?”“女神”疑惑地看着我,“把你身份证看一下。”

共 65 字 7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中文系刚刚毕业的孟志远,在女友嫣然的帮助下,去到了嫣然的电视台做了一名实习记者。因为孟志远的采访报道,曝光了黑心肉联厂猪肉注水的事件,一天晚上,与女友嫣然从饭店出来回家的路上,遭到了被停业整顿黑心老板雇佣的黑帮的绑架和恐吓。他们侥幸逃出了魔掌,江湖凶险,为了嫣然的安全,孟志远被迫逃亡他乡,化名木一兮流落到了南方的一个偏远小镇,招聘进了一家化工厂。阴错阳差,一天傍晚,木一兮在后山墓地追杀一只野兔时意外捡到了一本以为是武功秘笈的发黄书籍,却招来了一个在荒郊野林嘤嘤哭泣的女鬼莞尔的纠缠不休。在惊梦和恐怖之后,木一兮明白了女鬼莞尔的意图,并与女鬼莞尔成了朋友,在与莞尔的接触中,让木一兮见证了另一段凄美、悲凉、不幸、忠贞不渝的爱情。莞尔和梓僮的不幸遭遇和相濡以沫的挚爱,深深地打动了木一兮,他决定以身犯险,引渡梓僮的灵魂,让他们终逾越了那三里红尘之路,得以相见,生死相依。与此同时,痴情女子叶嫣然不远千里,追随孟志远而来。在协助孟志远一起帮助莞尔和梓僮的过程中,他们懂得了友情、爱情,明白了人生的无常和生命的苦短,而更加相爱。给挚爱的人,一个完美的结局;对身边的人,倍加珍惜。无论人生路上遭遇怎样的磨难,只要有爱,就会有温暖;有爱,就会有去战胜磨难的信心和力量。文章构思明确,故事情节跌宕起伏而铺陈有序。作者以顺叙、倒叙、插叙,穿插等多钟写作手法讲述了一个灵异故事,使现实与虚拟互动,增加了故事的神秘与惊险,更能扣人心弦。故事的人物刻画十分到位,情感描写生动细腻,很是感人,推荐?共赏。谢谢惠稿楚风湘韵!【编辑:云淡风清】

1 楼 文友: 2014-08- 1 16:10: 6 一篇现实与灵异相结合的故事,曲折复杂,扣人心弦,欣赏学习!

2 楼 文友: 2014-08- 1 16:1 :11 问好木一兮,祝秋琪,创作愉快!

 楼 文友: 2014-08- 1 18:47: 0 美文美按,欣赏了。欢迎新文友木一兮加盟湘韵,愿您在这里收获多多,祝创作愉快,金秋吉祥! 现是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湖南省诗词协会会员,邵阳市诗词协会会员,有作品上过报刊。

4 楼 文友: 2014-08- 1 18:58: 8 感谢云淡风轻的辛苦编辑!祝:编安!

5 楼 文友: 2014-08- 1 19:02:58 感谢翩翩君子对拙作的欣赏。在湘韵的感觉很好!提前祝你:中秋快乐!

6 楼 文友: 2014-08- 1 22:46:17 很好看的小说,欣赏木一兮的文笔!向你学习! 鼓掌、、、

回复6 楼 文友: 2014-09-01 11: 9:09 谢谢微笑的鼓励!共同学习。

7 楼 文友: 2014-09-01 08:47: 1 不用了!就省了玫瑰花吧,不需要那些虚无的东西。等我们看了莞尔和梓僮的父母回来,就直接去一个地方。 去哪儿? 民政局啊! 我的眼睛有些湿润,泛起了泪花,我把嫣然紧紧地拥在了怀里。欣赏问好!

回复7 楼 文友: 2014-09-01 11:41:25 感谢潮仙对拙作的肯定。祝:写作愉快。

8 楼 文友: 2014-09-02 09:49:24 问好木一兮,预祝中秋惬意! 秃笔写庸,腐纸留浊。郁,愚也!

9 楼 文友: 2014-09-04 19:08:21 故事的开头以诡异的灵异事件引起了读者强烈的好奇心,笔者细腻的手法让人不由深陷其中,跟着故事走下去,随着情节的深入,志远的勇敢,实事求是的工作态度却惹来杀身之祸,为了心中佳人的安全不得不逃离他乡。却碰到了人人惧怕的女鬼菀尔,殊不知这是一个善良的女鬼,她和梓僮凄美的爰情感动了志远,也震撼了他的心。即便冒着生命危险他也要完成她的夙愿,嫣然干里寻郎,两人终让菀尔和梓僮日夜相伴,他们两人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故事结局的美好不得不让人感叹,爰的力量有多神奇。生活里也许没有奇迹,但一定有爱!

10 楼 文友: 2014-09-04 19:57:15 谢谢文友若依对拙作细致入微的解读。祝你:写作愉快。 【自由撰稿人】你读得懂我的婉约,我就是一副春光明媚的画卷;你读不懂我,我就是一段挥毫泼写的狂草。

冠状动脉斑块能吃通心络吗
妇科千金片哪有卖
云香精价格多少钱一瓶
藤黄健骨丸哪个牌子的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